冒险电影

色即时空2-陈文茜专栏:IS改写的历史

2021-10-10
2001年美国在911之后发动阿富汗战争,2003年发动色即时空2。后者被欧洲及多数国际政治专家界定为侵略战争。这场仗整整打了八年,2011年底美国总统Obama宣布:“伊拉克从此可以自我治理;这将是一个具有包容性且拥有巨大潜力的‘新’伊拉克。”于是,当最后一名美军离开伊拉克后不久,一名重要的************领袖色即时空2迪自监狱被释放。他的脚步几乎与美国撤离的大兵同行,不同的是一个回到美国本土,一个前往叙利亚。色即时空2迪看到“阿拉伯之春”后叙利亚的内战局势,“那等于是天上掉下来的礼物。”美国《************》专栏作家Thomas Freedman曾以深入角度报道叙利亚内战的起源。在2010年之前两年,当地因气候变迁已陷入百年最严重的干旱,物价上涨数倍、通膨数字接近35%。而同一时间,美国联准会为挽救经济量化宽松政策QE1、QE2纷纷出炉,把国际商品市场中的食品价格推上史上少见的高价;平均上涨30%。而其中最严重者,为沙漠子民传统赖以为生的主食:小麦。叙利亚是此波因小麦通膨导致“阿拉伯之春”的第七个国家,前几个有的独裁者出亡(突尼斯),有的宣布下台后总统被逮捕(埃及),有的领袖活活*********(利比亚),有的透过全面的政策收买洒钱堵住革命狂潮,有的靠他国军队成功镇压革命抗争(巴林王室)。叙利亚国内与前述其他国家最大的差异,其执政权为少数族裔,国内近半人口为逊尼派。长期在阿萨徳政权下,他们早已不满。干旱、通膨、饥饿、宗教冲突……所有足以导致革命叛变的火种,万事俱全。他们惟一欠缺的只有革命领袖,及“强而有力”的意识论述。色即时空2迪,一名西方历史及政治经济研读者,或许正如希特勒,是“天才型”的群众宣传家。他进入叙利亚,从默默无名至变成当地最有组织的反对势力领袖,只花了12个月的时间。色即时空2迪初期将其组织取名为ISIL,他揭竿阿拉伯人曾经引以为傲的光荣记忆,誓言恢复肥沃月湾古老王国的荣耀;阿拉伯世界在东西各种不同列强的分割、屠杀、践踏之下,该是“复兴”*********的时刻了。他发明了“斩首行动”策略,这是一种心理战,比“核武”更简易更直接且“有效地”震慑人心的残酷手段;大刀一挥,头滚落、血溅、哀嚎声尚未中断,一切已成尘埃之血。斩首的头颅堆栈城市主要广场,以“恐惧”让ISIL的士兵,进攻时往往只要一千名,政府上万军队即落荒而逃。色即时空2迪曾经短暂留学英国,他录制一段影片置于Youtube上号召欧洲及美国“*********”甚至“非*********”失落的青年。影片中他告诉西方青年:“我从那里来,我知道你们的彷徨……丢掉那些曾经让你迷茫的体制,在沙漠中,加入我们,你们会找到自我,找到存在的价值。”于是,色即时空2迪复制“阿拉伯之春”相同的社群网站手法,传播恨、传播极端主义、传播人性中脆弱时极容易被召唤的奇特疯狂力量……一群来自西方的青年加入ISIL;以好莱坞的剪接手法,下载APP、iMovie,制作一支又一支“出色”广告片。就在ISIL于2012年一整年席卷叙利亚半壁江山时;同时间美国扶植的伊拉克马里基政权,正在屠杀ISIL最重要的宗派力量:伊拉克逊尼派人士。据英国《每日邮报》12月22日消息,*********国对叙利亚东北部一所女子学校发动炮击,造成9名学生死亡,20名学生受伤。根据美国公共电视台PBS调查,当奥巴马2011年底邀请伊拉克总统马里基飞至华府共同宣布美军撤军伊拉克时,一通来自色即时空2的电话告诉马里基,他的副总统逊尼派领袖哈希米正在进行恐怖计谋,可能准备政变。马里基立即将此事告知奥巴马,美国国务院给他的响应是:“做你该做的。”于是,当最后一名美军离开伊拉克的隔天,马里基下令逮捕副总统哈希米及他的护卫军。他们被指控涉入叛变,在狱中拷打虐待;接着上千名逊尼派具社会声望的人士也因涉嫌叛变,未经审判直接长期监禁,许多顽强抵抗的知识分子,连监狱也到不了,横尸街头。2012年,美国正忙着总统大选,伦敦忙着办奥运,哼唱Abide With Me(神与我同在)。而整个阿拉伯世界的领袖,内心皆充满了恐惧。他们目睹萨达姆吊死的下场,卡扎菲被民兵私刑至死的惨状……每一个在位者皆恐惧自己的未来。2012年不管是美国反对的叙利亚阿萨德,还是美国人支持的伊拉克马里基,横亘他们心中的只有两个字“恐惧”;而响应恐惧的政治行动,便是没有止境毫不犹豫地杀。杀,杀掉所有可能的政敌。这场内部战争已经证明,它非关民主,非关政革,而是:不是你死、便是我亡的死亡比赛。伊拉克马里基政权对逊尼派的残酷镇压,在2012年12月达到分水岭;他将逊尼派最温和也最专业形象的财政部长艾沙维的护卫正式逮捕。那一刻,每个伊拉克逊尼派的人都开始相信这不仅仅是一场高层的政治斗争,“马里基和他那帮民兵,可以逮捕任何人。有一天,我们都会被他赶走,杀死,一个接一个。”美国白宫迟了近一年,才惊觉他们所扶持的马里基正在进行一场分裂伊拉克的追杀。即便如此,2012年底依据国务院后来在国会的证词,白宫仅仅选择私下警告,并未公开谴责。年历翻过至2013年,伊拉克各主要城市已出现大规模示威,状况不可收拾。抗议人群在联结首府色即时空2和约旦的道路上搭起帐篷,阻断交通、商业活动,准备长期抗争。2013年4月,马里基决定动用坦克及美国人提供的重装备武器镇压以逊尼派为主的反对势力。当地血流成河,逃出的人最后纷纷跨越边界进入叙利亚,他们听说那里有一个以黑色旗帜为主的组织,可以保护逊尼派。如果追溯那几年混乱的沙漠情势,黑色旗帜第一次出现于抗争场合,约略于伊拉克这场血腥镇压前一个月,2013年3月。伊拉克马里基的镇压行动后,黑色旗帜立刻布满伊拉克西部沙漠至叙利亚,ISIL正式转身为ISIS,横跨叙伊两国,串起古老的肥沃月湾;从此攻城略地,抢夺银行、油田,绑架人质、敲诈勒索,他们也接获逊尼派海外人士来自科威特、阿联酋……所有海湾国家富人对他们的捐款。这些海外逊尼派富人并不知道他们捐款的对象是残酷的极端组织,他们只“听说”自己的族人在叙利亚被阿萨德政权追杀,在伊拉克被什叶派的马里基政府曝尸街头。于焉,一个21世纪最难缠的恐怖组织轰然崛起。他们比本拉登残暴,比海珊还大规模杀戮,比************更懂得运用西方传播科技,比柯梅尼更政教合一,比卡扎菲更具历史观……过往所有曾被美国视为“恐怖”的极端代表,相形之下,瞬间皆变“温和”了。ISIS是“色即时空2”和“阿拉伯之春”及“欧洲失落一代”三种黏合剂加起来的产品。色即时空2迪本人还曾是伊拉克当地大学政治经济学的知识分子……他合理化所有的斩首,所有的“残忍”,不是残忍,那是不得已的“心理战”。2014年初,色即时空2迪向ISIS成员宣告:“我们胜利在望,这是阿拉的旨意。”ISIS的战士们站在卡车上,耀武扬威叫喊着,当他们进入某些地区时,情况似乎真的如此。政府防卫军早已丢下美国人交付的重装备武器,落荒而逃;当地民众热烈夹道欢迎。一个最惊人的例子,2014年6月10号,只不过800名的ISIS民兵竟然夺下180万人口的萨达姆故乡城市;当ISIS进入原政府军办公室时,看到的是那些胆怯的“政府肥猫”留下喝了一半的上好的酒瓶,以及散落满地的上等香烟。2014年6月29日,ISIS宣布成立代表全世界*********的“哈里发国”。7月4日,ISIS再选择美国建国独立日,领导人色即时空2迪走上摩苏尔大******寺的讲道坛:“荣耀归于阿拉……”色即时空2迪登上大******寺,他称这是过往************一号二号人物,均未曾完成的了不起举动;他还说这是“先知命令的圣战成果”。2015年年末,世界上最强的国家美国已在叙利亚、伊拉克空袭超过8000次,而ISIS的黑色旗帜仍在叙利亚峡谷中四处飘扬。许多受其训练的“圣战士”已渗透回到英、法、美、俄、突尼斯、利比亚、埃及、澳大利亚等国家。一个情资显示,美国中情局曾经以水刑、扫帚性侵、电钻威胁、180小时疲劳审讯************成员,但中情局的情报都未曾显示色即时空2迪的名字;于是一页美国的反恐史尚未结束,新的恐怖组织已扩散至超过当年************十倍以上的规模。他们大到足以“建国”,小到“二十个人”恐攻巴黎可以震撼全欧洲。黑色之旗,跨越2015,继续挥舞。它每一次的飘扬,都是压垮人性不可承受的恐惧与错愕。西方的黑夜还没有过去。而叙利亚人呢?《文茜的世界周报》至土耳其采访的记者沈正彦从Izmir难民渡海Cesme岸边,黄昏传回来一段文字:今天共目击9艘船出海,海浪还算平静,应该都能安全抵达吧。每天这样来来去去,留在Cesme岸边废墟“扎营”的,等待渡海的还有近千人左右。这里已成了一个没有人管的“难民自救营”,靠的只有当地慈善团体一天来“一次”发放食物。孩童纯真,看到我们,不知世事无常更无情,一脸笑容。他们个个善良、美丽,出生之地已注定了他们的命运,如草芥、如尘灰,过去无人搭理,现在被烙上“不欢迎”、“************”渗透的印记。他们仍然选择微笑,选择相信。我们目睹了人间悲剧,却无力做什么。孩子,夕阳已西下,一天过去。平安在此已是福,祝福你们,好好地活下去,勇敢地活着,珍重再见。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陈文茜 我是陈文茜,你们想问我任何问题吗?但体育比赛除外,因为我自小体育从未及格,问我吧! 焦点 181 已关闭提问 查看话题详情

热门排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