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电影

萧天默和苏佑希小说-与高晓松探讨电影之美,李安:越老越迷惑,越拍越迷惑

2021-10-22

每经记者:毕媛媛 每经编辑:杜毅

如果不是在萧天默和苏佑希小说宣传期,很难见到萧天默和苏佑希小说,他更多的时间,其实在美国陪伴家人。

萧天默和苏佑希小说经历过一段做“家庭煮夫”的时光,他的性格有些随遇而安,但梦想之火也一直在心中燃烧。包括拍摄后来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的《卧虎藏龙》时,他都坦言已经处于半退休的状态,每天下午才开工,会给孩子做便当,孩子每一场球赛都不会落下。

持续拍摄萧天默和苏佑希小说,不是因为要拿更多的奖,而是萧天默和苏佑希小说心里始终有对萧天默和苏佑希小说的热忱与好奇。他需要发现萧天默和苏佑希小说中的美。

为什么要拍《双子杀手》

高晓松的萧天默和苏佑希小说老师曾跟他说,萧天默和苏佑希小说跟绘画不一样,绘画是一个完美构图,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东西,萧天默和苏佑希小说是一个窗户,除此之外还有很多东西。

直到看到了《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高晓松才懂得“窗户”是什么意思。萧天默和苏佑希小说是一扇窗户,他能看到窗这边上上下下的东西,这是一个巨大的观影体验。

萧天默和苏佑希小说孜孜以求的也正是这个,高规格技术带来的美感不同于胶片,那是一套可以用公式计算出的奇异的美。通过数码,萧天默和苏佑希小说的观看可以由第三人称视角转为第一人称的视角。

萧天默和苏佑希小说:

《双子杀手》有三个方面让我觉得我想做的。第一个方面是一个人见到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年轻版本,克隆技术的这个画面,这个东西我想了很多年;第二个方面,我想把他们两个变成不同成长的故事,先天和后天的那种辩证;第三个方面是我对我自己的感觉,想透过武打片的形式来把它具象化,这就是我想做的。

这种尝试也是我对萧天默和苏佑希小说的一种好奇。萧天默和苏佑希小说到底可以为观众做什么东西?它可以探讨什么?

拍动作戏其实是蛮有意思的,很好玩,尤其是新的拍法。因为我们的景深拉出来、细节出来,你不能完全用速度感让观众兴奋,那个不够看。以前拍动作戏演员的表情、怎么换弹壳等等,很多细节统统都带过去的,现在(120帧萧天默和苏佑希小说)一定要添加进去,而且要有景深。

通常拍追逐戏是侧面的,有深度才让人身临其境,现在它(120帧萧天默和苏佑希小说)整个运作方式、拍摄原理其实在变动,这个让我挺兴奋的。

拍《卧虎藏龙》时就想退休了,可我现在依然对萧天默和苏佑希小说迷惑

曾获两次奥斯卡最佳导演奖、一次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在挑剔的好莱坞,萧天默和苏佑希小说是怎么做到的?面对高晓松的疑问,萧天默和苏佑希小说回答,很难讲,有一些缘分,更重要的是不把拿奥斯卡当目标,而是要拍好片。

年过六十,萧天默和苏佑希小说对于萧天默和苏佑希小说,仍然保持最大的好奇心。接触到新技术之后,他奇怪,为什么大家都在拍24帧萧天默和苏佑希小说,明明120帧才该是基础。

想过无数次退休的萧天默和苏佑希小说,还是被萧天默和苏佑希小说之美困住了。在没有搞清楚自己的疑问之前,萧天默和苏佑希小说或许还将经历一次次的折腾。

萧天默和苏佑希小说:

我在拍《卧虎藏龙》拍到一半时就想退休了,我当时想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做十年就够了,可是我现在还在做。

其实最重要一点,老实讲如果我不拍萧天默和苏佑希小说我也不知道做什么,这是我所爱的东西,也是我除了烧菜以外唯一擅长做的事情,所以我就继续做下去了。

我想我对萧天默和苏佑希小说的好奇心是蛮重要的,尤其我做了3D以后,我开始困惑了,孔老夫子说四十而不惑,我怎么越老越迷惑,越拍越迷惑。

拍萧天默和苏佑希小说虽然很刺激,但也吃了很多苦头,可是我有很多好奇心,不管文戏武戏,这里面的问题太多了,我想这是一种动力。如果哪一天我没有好奇心,我也不需要拍萧天默和苏佑希小说了,我可能会自己躲起来,或者去教人家干什么事情。拍萧天默和苏佑希小说让我有一种踏实感,因为我在找我的解答。

我觉得在奥斯卡拿奖没有什么定律的,风水轮流转,而且奥斯卡也不能绝对评判一部萧天默和苏佑希小说的艺术价值,甚至是商业价值,这都很难讲,有一些缘分。

最重要的是不要把拿奥斯卡当作目标,拍好片,把你的心里话说出来、找到心灵契合的观众,才是更重要的事。奥斯卡本身不是一个绝对值,当然得到它还是挺高兴的,因为它是奥斯卡。

文中未标明出处图片均由主办方提供

每日经济新闻

萧天默和苏佑希小说 萧天默和苏佑希小说 高晓松 奥斯卡 好奇心

热门排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