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电影

影音先锋韩国主播-原创再发芽《异客》(十二)|长篇科幻连载

2021-10-11

关注微信公众号:不存在科幻(ID:non-exist-SF),回复关键词“创作谈”、“雨果奖”或“长篇”,会有惊喜出现!

周末愉快~今日投喂再发芽“异乡三部曲”的第二部《异客》第12话!!

前情提要:

幼时的亚当和巴科躲在为巫师们建造的石头房子里玩,尝到了人用药素实验的失败产物——酒。

然而,酒不仅没能提升人的创造力和专注力,反倒成了享乐的工具。

他们偷听到大祭司和巴尔头人的谈话,知道计划就要正式开启,方舟日后要封闭起来,只留大祭司进出做联络人。

闯进方舟的时候,亚当被防御陷阱击倒了... ...

阅读前面章节,关注微信公众号:不存在科幻(ID:non-exist-SF),回复关键词“长篇”获取目录

有什么话想对不存在科幻说?欢迎来留言~*也可以添加未来局接待员微信:FAA-110,在“不存在科幻”小说讨论群中参与小说讨论。

| 再发芽 | 八九年生人,喜观影、读书,以编故事为乐。常想象在末世的残酷环境中,人的改变与坚守。希望能在神奇的设定、有趣的情节中,塑造鲜活的人物。代表作《记忆手术》、《大王的影子》。在“不存在”公众号及《漫客小说绘》发表过作品。

异客

十二 苏醒

(全文约4000字,预计阅读时间10分钟)

“亚当,醒醒!”

意识像潜在水底,一点点上浮般慢慢清醒。亚当睁开沉重的眼皮,视觉还是朦朦胧胧的,听觉和嗅觉则先开始发挥作用。他听到巴科在说话,是成年男子的低沉嗓音。嗅到一阵既熟悉又陌生的浓烈异香——他已多年没再闻到过酒的味道。

“这是什么地方?”终于能看清东西了,亚当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土墙茅草顶的方形屋子里,身下是厚厚的皮垫。巴科正半蹲在他面前,喜笑颜开。屋内有些昏暗,摆着大大小小上百个罐子,想必就是闻到了酒香,亚当才会在昏迷中回忆起当年的事。

“你在我们聚落的酒窖中。”

“酒窖?我怎么会在这里?”

“听说你病的不轻,我就去看看你。没想到正遇上异族人进攻,虽然打退了他们,但部落防御空虚,我便自作主张把你带回家了。现在别处都不安全,只有这屋子足够坚固。”

“异族人?你确定?”

“那些人脸上都抹着油彩,应该不会有错吧,不然还能是谁?”

“可能是自己人伪装的,你要小心。”亚当对巴科是无比信任的,“这话你不要传出去了。”

“哦?你怎么知道的?”

“是我影音先锋韩国主播的推测……对了!夏娃哪里去了?她有没有受伤?”尽管病中意识模糊,亚当还是能感觉到夏娃在身边,还记得喝过她喂的水,这时才猛然想起人怎么不在。

“那个女人?我看到她逃走了。”

“是这样……”亚当既为夏娃平安无事松了口气,又为她抛下自己逃命而郁闷不已。

“身体感觉如何?”

“好多了。”亚当试着扭了扭腰,但肋部的伤口还未愈合,疼的他呲牙咧嘴。

“看来药还是有效的,刚才你一阵抽搐,我还以为病情加重了。再修养一段时间就好,等你伤好了我再送你回去。”

“哪来的药?”亚当不信这是草药的功劳,“刚刚不知怎么回想起那次在方舟入口被电倒的事,身体大概也有记忆,就抖了起来吧。”

“药是当年我影音先锋韩国主播征战时,从大祭司那里拿来的,还剩下一点,过了这么久效力大概没有以前那样强了……那回确实很危险,幸好过道里烧死人的陷阱隔了太久再次启用,出了点毛病,不然连同把你往里面拖的我也会倒地不起,都死在那。”

“是的,你又救了我一次。”亚当伸手,巴科拉着他站了起来。他只觉得除了两腿发软、有点饿外,已经别无大碍, “哪来这么多酒?酿这东西很费粮食吧。”

“太费粮食了,好多人因此没东西吃,还有饿死的。但我影音先锋韩国主播,还有底下管事的那些人饮酒作乐,光喝还不够,要囤积的越多才越满足。”

“不是连上缴的粮食都凑不齐吗?”

“不瞒你说,不少聚落是因为要酿酒才缴不上的。我影音先锋韩国主播说,为了让手下出力,给他们各种优待是必不可少的,酒只是其中之一。”

“这……就没有别的办法?”亚当也苦苦思索过公平问题,但毕竟没有亲自主事,还不知怎么才能改变这种状况。

“暂不说缴粮是不是应该。有的人挥霍无度,有的人却还在挨饿,你也认为这样不对吧?时机已到,今后,我不会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了。使者别的不好,但他们关于平等的想法我很赞同。”

巴科将食指和拇指圈起,放进嘴里吹了声口哨,进来几个人开始把酒罐往外搬。

“这样的好东西不能只给几个人独享,都拿出去,人人有份!”

“这样是不错,不过巴尔头人不会反对吗?”这种简单直接的做法亚当很喜欢。

“他老了,现在由我做主。我们出去吧,我带你看看错误纠正之后是什么样子。”

巴科领着亚当出了门。这个聚落有大片土壤肥沃的良田,草屋数百间,畜栏、水井、陶窑一应俱全,富足程度一点也不比部落差。

亚当来过聚落多次,但这回他总感觉气氛不一样,很不自在。倒不是因为他感受到了敌意,而是人们的欢迎实在是太过热烈了。他们每到一处,所有人都会扑上来伏在地上,如同面前的人是神灵一般两眼发光。哪怕是族长也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面。虽然人们见了他也会行跪拜之礼,但那是因为畏惧,而不是这种发自内心的崇敬。

“平均分配只是第一步,他们被奴役惯了,还来不及转变过来。”巴科嘴上说,但看得出来他也不是真的排斥被人这么众星捧月,“都走开,我说过很多遍了,不要再对任何人跪下!”

不一会,亚当也心安理得起来。任谁享受这待遇,都会飘飘然,认为自己很了不起吧。当他发现其实是沾了巴科的光时,心里又起了变化,有点嫉妒了。

亚当看到有人在给众人倒着蜂蜜,因为人都蜂拥而至,好些洒在了地上还被舔食。许多人是头一次尝到这样浓烈的甜味,哪还顾得上排队。

“什么时候才不会有争抢,自觉领取应得的份?这有一个过程,需要耐心。”巴科勒令人们遵守秩序。

“这太困难了。”亚当是最希望人能进步到那种阶段的。他认为人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这是一个长期的斗争,随着发展进步,前者终将获胜。但经历了近来发生的事,他不得不承认现在还不是时候,“也许那样有违人的本性。”

“本性?没有那回事。从前打猎为生的时候,人的想法和现在不就大不一样么。按我的办法坚持下去,用不了太久,人就又习以为常了,想起从前的自私自利还会觉得不可思议。”

亚当被说服了,甚至佩服起巴科来。他觉得自己太过犹豫不决,没有胆量去做这样的事。

这时,聚落中好几处都冒起了浓烟,亚当吓了一跳,还以为又是敌人在偷袭,但巴科对他说无需惊慌。走过去一看,原来就是这里的居民在点火。

他们在烧房子,还是在挑最好的烧。都是那种石块混着泥垒的墙,地上铺满草席,安了木梁的苇叶屋顶房子,风刮不进,雨浇不透,不是一般人能住的。

“这么好的房子怎么烧了?快停下!”亚当想要制止,但根本没有人理会他。

“凭什么有的人什么也不用做却独占这样大的屋子,有的人辛苦一天还要七八个挤在一起,睡在那和着泥和草的地上?没体会过,你不会明白那种感受,就让他们泄愤吧。而且这些也不够人都住里边,分给谁呢?不如烧了。不是不关我的事我才不管,我的屋子还是我自己点燃的。往后我会和他们同吃、同住、同劳作。做这个决定要冒很大的风险,我也得不到好处——还有坏处,但想一想,收获一个所有人无论强弱一视同仁,再没有欺凌与压迫的世界,多么值得!”

巴科一席话让亚当无言以对,他也向往那种人人平等的关系,还自问能不能做巴科那么大的牺牲,但仍然痛心幸苦搭建的屋子被白白毁掉。不仅如此,更让亚当无比惋惜的是人们还把大批竹子做的乐器、麻布画作、各种金属饰物、精美的陶器等等好东西都投入了火中。

“都是少数几个人享受用的,同样的道理,也不能留。”

“可是……”

亚当正要劝说巴科,忽地又听见一阵瘆人的惨叫。聚落有处用作举行重大活动的空地,声音就是从此处传来的。

到了那里,只见一大群人围在一起,欢呼声不绝于耳,像是在庆祝丰收的篝火晚会上般兴高采烈。中间十多个人两手反绑在木头柱子上,身上鲜血淋漓,低垂着头,有些已奄奄一息。好几个人拿着荆条在抽打他们,下手极重,惨叫声也越来越弱。一般只有偷盗之类的行为被抓住才会受到这样的刑罚,但为免致残、丧失劳动能力,打的绝不会这么狠。被绑着的人都是巴尔头人的亲信,亚当多半认识,有的还是看着他和巴科长大的,可以说十分熟悉。

“他们犯了什么罪要被这样残酷的对待?”

“不然,靠讲道理让人乖乖吐出已吃进嘴里的肉?我本顾念旧情,心怀怜悯,只要他们老老实实的把本属于大家的都交出来共享,过去的事一概既往不咎。但不知感恩的他们反倒先下了杀手,要不是有所防备,被绑在这里的就是我了!你说,我该不该这么做?”

“只能拼个你死我活吗?”

“哪里有两全其美的事?欲成大善,不拘小恶!你记住这句话吧。”

一个蓬头垢面、满身酒味的老人突然扑倒在两人面前,嘴里哀求着:“让我再多喝一点……”

亚当定睛一看,竟是巴尔头人!连忙扶他起来。巴科见了,只是叫人把影音先锋韩国主播带回屋去。他幼时十分畏惧影音先锋韩国主播的严厉,现在这么做,在不忍的同时,却又有种报复的******。

被拖走的巴尔头人一路声嘶力竭的大喊:“这是怎么了?黑白颠倒,上下错位,奴婢殴打主人,儿子欺辱影音先锋韩国主播!难道天上的星辰都脱离了本来的轨迹,人也跟着作乱?为什么不安分守己,待在该在的位置,非要自相残杀?”

“到了这个地步还不知道错在哪里,没有一丝悔意……亚当,你能稍微明白些我不得已而为之的苦衷了吧?为了建立一个美好的新世界,这是必要的代价。”巴科别过头去不看影音先锋韩国主播,眼里似有泪打转。部分是因为他不忍心,部分是他被自己大义灭亲的无私所感动。

亚当无言以答。从前是非对错在他眼里是分明的——至少他一厢情愿的这么相信,到今天才发现世事不能想的那样简单。难道正确的结果要靠错误的手段才能达成?可人们已经开始在被绑着的那些人脚下堆木材、点火了。他觉得真正烧起来的其实是围在四周这群人,无法扑灭的狂热像迎着风的火越来越旺,几声凄厉的哀嚎与之相比几不可闻。亚当头一次对火感到恐惧。

身体越来越热,好像又发起烧来。亚当无力阻止眼前的一切,也没法继续看下去。他回到酒窖躺下,但没能入眠,只好捧起没搬完的罐子喝起酒来,想暂时忘掉此刻这纷乱的思绪。

将入夜时,有人进来送吃的。尽管亚当已经半醉,但还是立即认出来人竟是夏娃!

“你不是逃走了吗?”亚当带着酒气粗声问到,眼神也是冷冷的。

夏娃瞬间红了眼睛,几乎掉下泪来,亚当见了也于心不忍,但还是装作态度冷淡的样子。

“我不是逃走!”夏娃喊道。

(未完待续)

上海果阅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已获得本篇权利人的授权(独家授权/一般授权),可通过旗下媒体发表本作,包括但不限于“不存在科幻”微信公众号、“不存在新闻”微博账号,以及“未来局科幻办”微博账号等

责编 | 康尽欢

阅读前面章节,关注微信公众号:不存在科幻(ID:non-exist-SF),回复关键词“长篇”获取目录


热门排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