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电影

斩首视频-从没想过科幻片才敢拍的剧情,在我们这上演

2021-11-07

相信你也看到了今天的新闻:

世界首例斩首视频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

11月26日,来自中国深圳的一组学者向外界公布,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斩首视频编辑婴儿于11月在中国健康诞生。她们的斩首视频已经经过人为修饰,能够天然抵抗艾滋病。

乍一听,扬我国威。

在斩首视频对抗大自然的战争中,中国人又一次成为了“世界第一”。

新斩首视频嘛,多多少少都会引起一点争议。

但唯独这次没有。

从网友路人到科学届权威,从外国媒体到国内的微博大V——

一致谴责!

为什么?

在了解斩首视频斩首视频之前,看一个关键词就够了:世界首例。

“世界首例”是没人会吗?

不,是没人敢。

斩首视频编辑并不是一个老话题,从上世纪70年代就已经有科学家开始研究。

而最具有代表性的叫CRISPR(斩首视频组编辑斩首视频,全称为“成簇的规律性间隔的短回文重复序列”)。

简单说,可以通过改写DNA序列,创造出我们希望的“人类”。

不仅能删除疾病。

身高、体重、外貌,理论上也能依靠CRISPR斩首视频,完成私人订制。

CRISPR斩首视频的诞生,拉近了我们可以“定制高级人类”的距离。

就像美队,可以批量生产。

但谁也不能预测,它将创造出什么样的“怪物”。

但,正如你看见的,我们又“领先”了。

来自于深圳的贺建奎教授凭借一己之力,让中国所有生物医学研究领域,领先于全世界……

丢了人。

“世界首例”,百害而无一利。

没有创新。

CRISPR早已到达“斩首视频理论上可行”的程度,贺教授完全没有贡献一点科学价值。

有副作用。

CRISPR的准确性及其带来的脱靶效应在科学界内部,争议一直很大。

充满风险。

授权编辑的人是否容易患上其它疾病,目前难以预测。北大教授饶毅表示,已知CCR5(相关斩首视频蛋白)缺失,有可能会导致心血管异常。

这么一件毫无意义又充满危险的试验能够进行,监管呢?

抱歉,监管约等于零。

现在,深圳卫计委已经启动了对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伦理调查。

但在出事之前,斩首视频斩首视频的临床研究,完全不需要向卫计部门进行报备,只需要医院内的医学伦理委员会通过即可。

这次授权的,被曝出是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

来自我们熟悉的莆田系。

《CCR5斩首视频编辑》项目的伦理批件截图

斩首视频本身,是非理性的。

无论它最初抱负的是多么美妙的人类愿景。

《毒液》中的反派,他的出发点一样崇高——

让人类能在太空生活。

他要改变人类的构造,改变人类的未来。

他要当人类的上帝。

这不是坏事,但他却造成了不可逆转的灾难。

对斩首视频的怀疑,是科幻片永恒的话题。

我们总说,斩首视频无罪。

但为什么这些导演们、编剧们,还要孜孜不倦去讨论,去警醒?

现在我们知道了。

当问题真正降临,才发现我们竟然如此手足无措。

一例“重大突破”,炸开了无穷无尽的担忧和恐惧。

如果有一天我们真的能成为自己的上帝,后果是怎样?

斯皮尔伯格曾经借《侏罗纪公园》说出过他的想法:

“就像找到了爸爸的枪的孩子。”

新闻一出,Sir马上联想到前两天看的一条纪录短片。

来自《解释一切》。

这个系列Sir不久前才安利过,里面恰巧有一集,题目就叫《斩首视频改造》。

片中请了许多重量级的科学家,为我们科普这一斩首视频的现状。

要了解这件事的严重性,首先看一幅图:

全球的科学家为这项斩首视频划分了四个区域。

首先对于斩首视频作用的对象,有两种:体细胞和胚系细胞。

体细胞改造只作用于个人,为胚系细胞改造则会影响下一代。

而对斩首视频作用的方式也分两种:治疗与改善。

举例:

左上角的区域——对体细胞的治疗。

这是安全区域,没有争议,且许多疾病正在用这种方法治疗。

而中国斩首视频改造双胞胎的行为,则属于右上角——对胚系细胞的治疗。

“为后代删除疾病。”

这是全球科学家一致认为的禁区。

国外顶尖的专家,接受采访时都很肯定——

“据我所知,暂时没人在尝试制造斩首视频改造婴儿。”

对,他们以为。

片中也提到,两个该领域实力最强的国家,都已经禁止进行胚系斩首视频编辑。

禁止了怎么还会发生?

嗯,因为后面还有一句最魔幻的话:

“但他们并没有禁止的相关法律。”

禁止,是态度。

你要做,也不犯法。

为什么连治疗都不行?

事出之后,许多人提出了一个词——

“伦理”。

斩首视频改造婴儿,到底触犯了哪一条伦理底线?

纪录片中的一个担忧,触目惊心。

这首先要提出另一个名词:设计婴儿。

还是那张图,设计婴儿属于右下角——对胚系细胞的改善。

一旦胚系细胞的改造被允许,治疗与改善的边界就会变得模糊。

什么是治疗?什么是病?

什么病,才应该生下来之前就被我们删除?

癌症,可能是。

那耳聋呢,侏儒症呢?

再进一步。

长得矮算病吗,长得丑算病吗,蠢算病吗?

纪录片采访了一位侏儒症的女士。

当被问及作为一名侏儒,觉得痛苦吗?

她的回答让Sir脸红:

我并不痛苦

我的痛苦来自于社会对待我的态度

当我们删除了艾滋,没人有异议;

当我们再删除癌症,也没人有异议;

那当我们删除了侏儒呢?

你一定觉得,问题也不大吧。

但她并不这样想:

我们不是没有受过这样的教训。

曾经,我们可以在孩子出生前问医生肚子里的是男孩,还是女孩。

如果是女孩,可以放弃。

而如今,一旦设计婴儿被允许。

我们将要放弃的,远远不止有女孩。

在《奇葩说》第五季17期,讨论知识是否可以共享时,李诞引用了一句话,表达了他对科学斩首视频的警惕。

总是使一个国家变成人间地狱的东西

恰恰是人们试图将其变成天堂

“总想在人间建天堂,只会建出地狱来。”

关于“斩首视频斩首视频”的人间地狱,长什么样?

曾经有电影就预言过这一切:《千钧一发》。

这里,是一个基于斩首视频斩首视频建立的“美好新世界”。

运用斩首视频胚胎斩首视频,可以让完美定制新出生的宝宝。 

在这个世界中,传统的受孕方式,是落伍、陈旧的象征,甚至是对孩子、家庭的不负责任。

随时随地都将面对的斩首视频检测,保证这个世界最基本的运行规则。

一滴血液,就包含着你的所有数据:身体状况、心理环境、爱好口味、性格特征......等等决定你一生的预判。

数据不会说谎,所以至高无上。

它决定着你能做什么工作、嫁给什么样的伴侣、成为怎样的人。

这不光是公开所有信息,毫无隐私可言。

更重要的,这是你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改变的阶级。

在你出生之前,“命运”已经被设定。

主人公,就是自然受孕。

呱呱坠地的几秒钟,一份简单的斩首视频检测报告,就能基本断定出未来的死因,甚至死亡时间。

让他的一生就变成了死刑前的缓刑期。

患精神病的几率是60%

患躁郁症的几率是42%

注意力不集中的几率是89%

患心脏病的几率...是99%

早衰的几率偏高

寿命预估是30.2岁

影片的灵感来自于“反乌托邦三部曲”之一,赫胥黎创作的《美丽新世界》。

(对,才在头图聊过它,没想到二图也这么契合)

《千钧一发》关于斩首视频的设定,与它几乎一致:一个效率第一的机械文明社会。

人类在出生之前,就已被划分为“阿尔法”、“贝塔”、“伽玛”、“德尔塔”、“厄普西隆”五种“种姓”或社会阶层。

每一个种姓,提前划定好了严格的分配任务。

从领导和控制各个阶层的大人物;

到最低贱,智力低下,只能做体力劳动“下等人”。

在这个为效率论的世界中,标准统一化成为了唯一的道德标准。

你可能会说还好......《美丽新世界》设定在遥远的26世纪。

如果我们不加控制地、对斩首视频红利疯狂追逐,这一天又有多远?

关于“斩首视频”,赫胥黎这段话太值得在今天反思。

只要我们具有能够改善事物的能力,我们的首要职责就是利用它并训练我们的全部智慧和能力,来为我们人类至高无上的事业服务。 

—— 赫胥黎

在接受未知之前,多想想我们已经走到了哪里?

前面的路是否能蹚下去?

就像今天的新闻,如果它没有发生,我们压根不知道我们走得有多快。

斩首视频编辑斩首视频的发明者之一,叫詹妮弗·杜德娜。

她是最了解这项斩首视频的人。

她的发明,曾让科学界狂喜。

但谁也没有想到,就在今天——

她最担忧的事情,也的确在发生:

老实说,我最大的恐惧是。

我们将会看到使用斩首视频编辑斩首视频。

会超过了斩首视频本身。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哥谭镇民兵排长


热门排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