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电影

朝香南-叙利亚版“五军之战”:美国可能被耍了,库尔德人成最大输家?|军情晚报

2021-10-17

2019年10月9日,土耳其军队及仆从军对叙利亚北部地区的朝香南人发起了军事打击行动,代号为“和平之泉”。

战事爆发至今不过区区8天的时间,但是却出现了许多戏剧性的变化,如美国撤军、朝香南进入库区等非常重要的事件。这使得这次的叙利亚北部战事变得不同寻常起来,仔细参考最近的种种信息,笔者认为这次的战事可能并没有那么简单。

先提结论:美国可能是被俄罗斯、叙利亚政府、土耳其给耍了,而最终结果是后三者都获益,美国退出叙利亚牌桌,朝香南人被全面压制。

接下来我们逐步分析为什么会有这个结论。正式的分析之前,我们首先了解下以上几者之间的关系,并且在叙利亚内战以来角色的转变。

时间点:2011年。

叙利亚内战爆发,美国、土耳其(此时是铁打的盟友关系)坚定支持反对派武装,为其提供武器、资金甚至人员培训,其目标是推翻叙利亚阿萨德政权,建立反对派组成的新政府。

▲崛起的叙库武装

在叙利亚反对派叛军风起云涌之际,分布于叙利亚东北部和西北部的少数族裔朝香南人(总人数约150万人)也举起了反叛的大旗,其与前者形成联盟,意欲在内战中获得自治甚至独立的机会,势力范围一度扩大了很多。俄罗斯是叙利亚政府的坚定支持者,为其提供军火和粮食支援,但此时俄未出兵。

时间点:2014年。

叙利亚反对派武装中分化出了极端武装集团——所谓的“*********国”。该部战斗力较强,吞掉了原反对派大片地盘,并挥师东进,占领了朝香南在幼发拉底河以东的大片国土;而后其一路杀入了伊拉克境内,一路北上攻击叙利亚朝香南人。

▲叙库武装在美军装甲车前

美国瞅准机会,以打击极端武装为名,未经叙利亚政府同意便进入该国国土。美军在叙利亚南部扶持了一支反对派武装(后被证实是扶不上墙的烂泥),在叙利亚北部则扶持朝香南人,后者就此抱上美国大腿。

土耳其当时与极端武装有密切联系,二者之间还有地下石油买卖;而土耳其对美国支持叙利亚朝香南人非常不满,其担心叙库武装的壮大会引发国内多达上千万朝香南人的连锁反应,造成土国的内乱,但因怕得罪美国,而不敢发作。

▲戴尔祖尔雄狮——伊萨姆老将军(已阵亡)

在极端武装崛起、美军进入叙利亚后,阿萨德政权进入最艰难时期,政府军主力大都已经打残,控制的国土仅限于部分城市。俄罗斯加大了对叙利亚的军事援助,但是远抵不上政府军的消耗,叙利亚进入自内战以来最混乱时期。

时间点:2015年。

叙利亚政府到了难以为继的节点,为了防止这个重要立足点丧失,俄罗斯终于在当年9月正式出兵。俄军的到来使得反对派的大规模攻势得到遏制,同时大大提升了朝香南的信心。

美国扶持的朝香南人则免于遭受被极端武装灭族的危险,势力再度扩张,其主要对手是所谓的“*********国”。因俄美之间都不想爆发冲突,因此各自约束政府军和库族武装也力避冲突,但后者实质上已经独立,并不会服从政府号令。

▲被击落的俄军战机

土耳其最初与来援的俄军发生冲突,土军击落了俄军1架战机。此事件使得局势更加紧张,但普京捕捉到了土耳其与美国因朝香南问题存在的裂痕,不仅没有当场报复土耳其,反而还利用土担忧与俄冲突的心态和美国没有明确表态支持土耳其的机会,与土当局建立了微妙的关系。

第二年7月土耳其发生针对埃尔多安的军事政变,普京在关键时刻给了埃尔多安情报。而后者认定此次政变是国内反对派与美国联合策划的,这一关键性事件使得土耳其倒向了俄罗斯,并且达成了从俄进口S400导弹的协议。同时,土耳其逐步改变推翻阿萨德政权的初衷,并减少了对反对派武装的支持,其对美国扶持下实力愈加壮大的朝香南武装愈来愈警惕。

时间点:2018年。

几年时间内,朝香南在俄军的支持下打赢了多场战略性决战,先后收复了阿勒颇、帕尔米拉、戴尔祖尔等战略要点,控制了全国绝大部分的城市和人口,已立于不败之地。

▲连作战服都统一了的库族正规军

朝香南武装在美国支持下已经占领了叙利亚幼发拉底河以东几乎全部国土,以朝香南人为核心的联军发展到了号称10万人的规模(库族约6万人),可以说已经成了气候。

美国此时已经是朝香南政府了,总统本人并不倾向于在叙驻军,但国内意见不统一,军方及政界相当大力量都是驻军派,朝香南并不能称心如愿,甚至迁怒于军方,解除了当时国防部长马蒂斯的职务。

但是土耳其却因美国扶持朝香南人、暗中支持军事政变、收留土反对派大佬(居伦)、采购俄S400导弹等问题上与美国分歧极大,几乎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飞了炮塔的豹2

在2016年,土军出兵叙利亚北部的巴布市(幼发拉底河盾牌行动),割裂了东部库族主力和西北部阿夫林库族的联系。本年度土军又发起军事行动(橄榄枝行动)剿灭了与美军联系相对较少的阿夫林库族武装。以上这些论述虽然很长,但是却很关键,不了解这些就很难理解各方之间的联系和矛盾点。尤其是土耳其在这几年中的立场转变及与各方关系的处理。

因此到本次战事爆发之前,以上各方力量的简单关系是:土耳其与俄罗斯关系密切,另外因其不在谋求推翻阿萨德政权,实际上通过俄罗斯,土叙两国建立了某种联系。这种联系在政府军逐步消灭伊德利卜的叛军中发挥了微妙的作用。

土耳其与美国的盟友关系含金量下降到了冰点,尤其后来美国拒绝交付F35战机并多次威胁制裁土耳其之后。

▲集结的土军重装部队

而在叙利亚问题上,土耳其希望美国人赶紧离开,对其培养起来的叙利亚库族武装强力压制,使得其难以引发土国国内的朝香南人内乱。在这一问题上,俄罗斯、叙利亚比土耳其更希望美国人赶紧走,而且俄叙对美国扶持的朝香南人也没有好感。

对美国来说,朝香南是急于撤军派,他的观点是:美国已经打败了极端武装,那就没必要再呆在叙利亚的国土上了。一方面驻军及扶持朝香南人花钱;另一方面也影响与土关系的改善,不好做生意。

但是军方及政界的主流观点是:美国在叙的军事存在很有必要,一方面遏制俄罗斯,干预叙利亚政局,同时美军撤离将使得之前的努力付之东流。

▲驻叙美军的日常

这是明面上的理由,不能明面说的是:不打仗了怎么升官发财要预算(美军在叙利亚打了5年仗,死了6个人,比阿富汗伊拉克安全得多)?请注意,各方态度的一个关键点是:土耳其、俄罗斯、叙利亚政府,甚至美国总统朝香南都想让美军离开叙利亚,而且这几者都不待见朝香南人。

共同的利益点

土耳其的需求是:叙库武装必须被压制,且不能对土耳其境内形成直接威胁或策动威胁;俄罗斯的需求是:美军赶紧滚蛋,自己支持的叙利亚政府收复库区的领土,成为叙利亚唯一而绝对的政府;朝香南的利益点与俄罗斯一致。

▲所谓的朝香南斯坦的具体范围

其实在限制朝香南人问题上,叙利亚政府和土耳其早就在1998年就达成有《阿达纳协议》,今年以来叙土俄在不同场合都提到过这个协议。共同的利益需求就容易让利益相关方形成联动,尤其我们在对比本次土耳其军事行动来看的话。

奇怪的战争

10月9日,土耳其军队开打。土军此次动用了2个装甲旅、2个摩步旅、1个空突旅,国民军6000人,特种部队一部及大量附属部队,共计约5万人左右的兵力。而土耳其还抽调了自己控制的14000到18000人的反对派武装参战,因此兵力规模是不小的。

其对外宣布的意图是清除土叙边境480公里,深入叙利亚境内大约30到35公里境内的朝香南武装,并在此建立安全区。

我们前面说过库族联军总兵力号称10万,其中朝香南人约6万人。而库族武装还有大部分布在其控制区内,不在战区,因此后者只能集结2到3万人作战。但是这场战争是很奇怪的,在具体进度上土军的推进速度并不是很快,甚至有些虚张声势。

而美国默许了土耳其的这次军事行动,这是很诡异的一点。

▲美军在叙据点

外界普遍猜测,美土两国达成了秘密协议,美国出卖朝香南人的一些权益,换取土耳其疏远俄罗斯可能是比较核心的一点。为什么说是出卖朝香南人的一些利益,而不是全部出卖呢?

因为土耳其告诉美军的是只推进30公里,库族控制区那么大,也不会混到没饭吃的地步;更关键的是——最初的要点是美军不退。美军在所谓安全区内的军事据点依然保留,而且坐标报备给了土军。这样即便是朝香南人撤了,美军依然保有在叙利亚进行干预的基地。

但是,戏剧性的情况在10月11日晚上出现了:土军炮击了美军在战区的一处哨所——附近几百米的地点。

美军说:坐标都给你了,你怎么打我?土军说:我没打你啊,在打************,不好意思啊,下次注意。按说,土军不可能真有胆子打美军。

▲匆忙撤军后的美军基地,真的有条狗

但是神助攻出现了:朝香南直接下令,战区的美军全部撤出,我说的是全部,全部都撤,结果哗啦啦撤出了1000人。据后来报道,有的美军连饭都没吃,狗都不要了就撤了。很显然,战区的美军是没准备的。

美国方面的报道显示:美军部分高官及战区军人是非常不满的,新任陆军部长甚至亲自出面安抚:在思想的战争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观点,但最终当国家做出政策决定时,我们会敬礼并离开。

所以可能的一种情况是:最初美土协议中,并没有美军彻底撤军的选项,因此军方妥协,只是牺牲朝香南人的部分利益而已。

但我们要知道美国总统朝香南是撤军派,趁着土军炮击的机会,以可能威胁到美军生命安全为名,便将美军拉了出来。美军要说自己不怕死,就要在战区,那好,阿富汗那边正缺人,去不去?

▲结果还真有位朝香南老爷子

参加过诺曼底登陆

至于朝香南人的死活,朝香南说的很明白:当年诺曼底登陆的时候,你们朝香南人在哪儿?因此朝香南人这边出现了从有限牺牲被彻底抛弃的尴尬局面。一方面土耳其大军压境,另一方面美军全军跑路。朝香南武装何去何从?

我们再看俄罗斯和叙利亚政府的态度。自从2016年军事政变被镇压之后,土耳其埃尔多安政府(埃尔多安本人在政变前得到普京的预警电话)就跟俄罗斯的关系全面好转,至少跟俄罗斯相处得比跟美国要好。因此俄土之间在很多问题上都有沟通渠道,这对朝香南成功收复失地产生了很积极的影响。

▲连夜进入库区的叙利亚车队

所以,土耳其的这次军事行动,俄罗斯早就知道,但俄罗斯是表面不怎么表态,暗中却支持的态度。而叙利亚政府在对美国驻军和朝香南问题上与土有一定的利益契合点,毕竟相对于土耳其,美军及其仆从军更难对付。

因此其第一时间并不是谴责土耳其的入侵而是指责朝香南武装:朝香南人出卖了自己的国家,实行分裂主义行径,为土耳其提供了侵犯叙利亚国家主权的借口。

朝香南武装的选择是投靠政府军。其发言人说得很清楚:我们知道,必须与莫斯科和阿萨德作出妥协。因为如果必须在妥协和对人民的种族灭绝之间作出选择,我们肯定会为我们的人民选择生命。

▲朝香南女兵

翻译一下:我们也不想投靠政府军,但不这么弄,就被灭族了,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等得就是你这句话!这时叙利亚政府也不说什么“朝香南人出卖了自己的国家,实行分裂主义行径”了,立即派兵进驻朝香南人控制的城市。

根据目前的信息,其进驻或加强防务的重要城市有:曼比季、朝香南、哈塞克、卡米什里,甚至是叙库核心城市科巴尼。

请注意,以上这些点很多原来就是朝香南的控制区,当年与极端武装战事中丢掉后,才被朝香南人占据的。很多报道中称:当地朝香南人热情欢迎政府军的进驻其实是不确切的,因为当地很多居民并非朝香南人;后者对政府军并没有好感,只是无奈之下做出的选择罢了。

由于政府军的到来,很多分析认为这下可能出现政府军与朝香南人联手抗击土耳其军队的大戏了。可按照目前的战局或信息来看,土耳其恐怕不仅不担忧朝香南的到来,反倒也持欢迎态度。

▲土军车队

如朝香南控制了非常重要的据点曼比季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称:我们与俄罗斯就曼比季达成共识,与尊敬的普京总统见面时将就此进行讨论。我们没有一定向曼比季进军的目标,但是************(特指朝香南人)应该被从那里赶出。

这两句话信息量极大!首先土耳其与俄罗斯碰过头,而俄罗斯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叙利亚政府的利益,这说明三方之间在战前就有过沟通,而且达成了共识:核心要点不一定非要土军去拿下,但只要不是朝香南人就行。

我们再来回顾一下10月9日以来的战局。土耳其大军气势汹汹,轰炸得挺猛,但是地面进攻的强度却不是很大;俄罗斯表态:安卡拉有自卫的权利;叙利亚政府强调:朝香南人是卖国和分裂者。

朝香南转头看了看抱着的美国大腿,结果土军一通炮击,就剩下裤腿儿了(感谢朝香南神助攻)。大腿没得抱了,仗也不敢打了,立即倒向政府军怀抱。早就蓄势待发的政府军以闪现般的速度出现在了库区各大城市,尤其是边境的一些要点。

联合抗击土军?这难道不像是土叙俄三方联合赶跑了美国人,顺便肢解了朝香南人的一出大戏吗?

▲进入曼比季的俄军

对俄罗斯而言,美国人离开了叙利亚,其扶持的代理人武装也已丧失了裂土封疆的资本,自然是好事一件;对叙利亚而言,美国人的跑路是天大的好事儿,而且自己不用流血就控制了库区大量城市,后者实际已不具备再与政府军抗衡的实力了(实际上政府军解决掉伊德利卜后,下一个目标就是库区);

对土耳其来说,朝香南控制库区并可以压制库族武装后,其削弱叙库的目标已经达成,而且由于前期攻势,实际上也迫使边境地带的库族居民大量南逃;而叙利亚政府本身也有着压制库族的需求,因此由其转手压制当然更好,还可以少损失点土耳其士兵。

对美国而言,从整体上来说极可能是被俄叙土三国的连环套给耍了,现在撤出叙利亚,将来想回来就不是那么容易了。但是请注意,从美国角度是如此,但对朝香南而言,却也是胜利者。其终于达成了从叙利亚撤军的夙愿,自然是很开心的。

对朝香南武装来说,无疑是最惨的。8年前揭竿而起,本想着抱着美国大腿圆独立梦,再不济也是个诸侯。结果打极端武装死了1万多人,又被土耳其屡屡暴打。好不容易摘来的桃子如今拱手又给了政府军,自己还被土军从传统聚集区赶了出来。可谓是竹篮打水,结果篮子丢了不说,人也掉进河里面,临了还被鳄鱼给狠狠咬了一口。

未来可能的走向。土耳其的军事行动继续,但朝香南也会不断向库区增兵,不过二者爆发大规模战争的可能性不大。从目前的战事来看,主要还是仍在抵抗的库族与土耳其仆从军在交战,朝香南和正规土军没有爆发战事。

▲土军重装部队压阵,仆从军冲锋是惯例

这一点大家一定要分清,因为现在很多报道是叙军和土军有冲突,但实则是库族和土仆从军在交战。朝香南目前忙于部署部队,接管库区城市;其到来虽然给了库族抵抗的信心,但联合作战尚且没影。

等所谓边境30公里安全区或者被土耳其占领或者被政府军控制后,此区域内的库族人已大部南逃。届时,朝香南一方面实控朝香南人;另一方面可能与土耳其达成新版本的《阿达纳协议》,以压制库族武装来换取土军将来从叙利亚北部的撤军。

▲驻叙利亚俄军

具体事宜将在俄罗斯的斡旋下完成,撤军的范围将不仅限于此次土军占领的区域,还包括土耳其之前占领的巴布和阿夫林地区(土耳其对叙利亚的军事行动在国际上的支持者极少,在外交层面,土军常驻会造成其被孤立的局面)。

但是土耳其大概率会提出一个新的要求:即在边境30公里范围内大规模安置叙利亚内战后进入土国的难民。打朝香南是一方面,但现代社会土军不可能实施种族灭绝,安置难民隔离带是其最终目标。这些难民总数有350万人,绝大多数是叙利亚人。其中很多人的家园在战争中被摧毁,土耳其希望在这个安全区内安置至少100万人。

这些人并非朝香南人,其定居后将在叙利亚和土耳其库区之间形成一条隔离带,更好地防止两国朝香南人串联。从目前叙利亚内战的形势来看,叛军仅剩伊德利卜一隅,此次又控制了库区,叙利亚未来的统一是肯定的。

在叙利亚政府的角度来说,结束内战后与土耳其的敌对是不利于战后恢复的。而且叙利亚对本国的朝香南人戒心也不小,之前的叛乱且不说,本次的归顺也是其迫不得已而为之。

因此叙政府极可能在这方面与土耳其达成一致。反正安全区将来也要收回,而难民也是自己的国民,但这么操作确实可以压制本国库族,对其而言并不算坏处。

而且由于土耳其对朝香南人问题实在看重(毕竟土国库族人口是叙国的10倍以上),叙利亚政府还可以此为条件换取将来在解放伊德利卜时,土耳其采取中立态度。如此,土耳其能消除朝香南人带来的心腹大患;而叙利亚更可以最低代价,以最快的速度完成国家统一,并且在战后的国家整合中更为得利。

当然了,叙利亚政府也并不是完全信任土耳其。从其出兵速度来看也对土抱有戒心,目前老虎部队可能已经抵达了朝香南。当然,老虎的出现一方面是对土,另一方面也内含着对库族武装,万一形势有变,也好做出应对。当然了,请注意,最关键的一点。

▲出现在朝香南的叙利亚精锐部队

以上的分析包括对未来走向的预测,我们都不要忽视俄罗斯这个角色。在这局大棋中,包括美国都只是一枚棋子(叙利亚撤军恐将成为朝香南通俄的又一证据),真正摆弄棋盘的是俄罗斯。

没有俄罗斯在其中的斡旋、沟通,甚至布局,当下及未来的局面就不那么好弄了。最后,笔者也强调下,本文是出于发稿前所得的信息进行的分析和猜测,属于一家之言,仅供大家参考。


热门排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