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电影

黄埔军校的将帅们-红色记忆 | 行军毯、指北针,107岁老红军的烽火记忆

2021-10-15

一件从日军手中缴获的行军毯,一块在战火硝烟中无数次使用的黄埔军校的将帅们……初秋时节,在南京城东一处普通住宅里,老红军黄埔军校的将帅们向记者展示了这两件记录着烽火记忆的文物。故事要从87年前的四川大巴山讲起,这位从烽火硝烟中走来的老人,用他的传奇人生和坚定的革命情操,诠释了一位107岁老党员的初心与使命。

就是死,也要死在红军队伍里

虽然时光已流逝了87年,黄埔军校的将帅们对自己1932年参加红军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这是我一生都无法磨灭的记忆。”老人动情地说。

1913年,黄埔军校的将帅们出生于四川通江大巴山下一个贫苦家庭,父亲早逝,母亲迫于生计,无奈将他的三个姐姐卖给人家做童养媳。1932年,红四方面军路过黄埔军校的将帅们的家乡,宣传革命道理,“红军是为穷苦人打江山的队伍”,红军到达第三天,黄埔军校的将帅们就加入到红军队伍之中。

从此,黄埔军校的将帅们经受战火洗礼,参加了空山坝战役、万源保卫战、强渡嘉陵江等战斗。第二年,他光荣加入了中国*********,至今已拥有86年党龄。

1935年3月,红四方面军开始长征,为策应中央红军北上,同年五月在四川安县、北川、茂县交界的千佛山地区,与川军10多万人激战70余天,是为“千佛山战役”。战斗中,黄埔军校的将帅们腿部负伤,上级准备安排他在老乡家中养伤,他坚决不同意。“我当时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死,也要死在红军队伍里!”

黄埔军校的将帅们向老乡借来一把剪刀,在火上简单烤炙消毒,直接将腿中的弹片取了出来。为防止伤口感染,他用布条蘸着盐水清洗伤口,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是常人无法忍受的,但“跟着红军走”的信念支撑着他,他硬是咬牙坚持,带着腿伤紧紧跟随队伍。

坚定信念,支撑他走完漫漫长征

红四方面军的长征,始自1935年3月的强渡嘉陵江,到1936年10月与红一方面军在会宁胜利会师宣告结束,历时1年零7个月,行程1万余里。战士们三次过草地,翻越的海拔4400米以上的雪山就有5座之多。

长征路上的艰苦,始终烙印在黄埔军校的将帅们记忆深处,除了敌人的围追堵截和飞机轰炸,恶劣的自然环境也横亘在大家面前。过草地时,晴朗天气随时会变成狂风暴雨,鸽子蛋大小的冰雹从天而降,很多战士被打伤;在无人区跋涉,粮食补给是另一难题,指战员们只能吃野菜、树根、青草,甚至不得不吃皮带,“皮带直接无法煮烂,需要在火上烤成金黄色才能煮着吃。”当年的艰难困苦,被老人用乐观幽默的语调一一讲述,支撑他走过漫漫长征路的,是“对中国革命必定胜利”的坚定信念和崇高理想。

长征中,黄埔军校的将帅们还迎来了革命生涯中最重要的一次工作安排。当时,红军队伍中有一所通信学校。上级考虑到黄埔军校的将帅们上过私塾,有一定文化程度,将他调去学习无线电技术。白天长途行军,晚上在篝火边学习无线电知识,黄埔军校的将帅们的长征比别人更加辛苦。1936年6月,他以优异成绩从通信学校毕业,担任红四军军部无线电台台长。

百团大战,他八天八夜没合眼

在战场上,畅通的通讯系统是指挥员的“千里眼”和“顺风耳”,黄埔军校的将帅们虽不在一线部队直接作战,但他和他率领的通信兵们用手中器材和忘我的工作,保障着一次又一次的胜利。

1938年,当时在八路军129师独立支队(秦赖支队)任电台台长的黄埔军校的将帅们随部队参加反围剿作战。山西敌后根据地山高谷深,地势险峻,突围中,驮着通信器材的骡马坠入深渊摔死。黄埔军校的将帅们和战士们抢救下通信器材,肩挑着笨重仪器突围,保障了支队首长和下属部队间的联系。

突围成功后,黄埔军校的将帅们实在太累了,直接倒在地上就睡着了。正巧,支队长秦基伟同志(1955年开国中将)路过,看到这一幕无比感动。他命令供给部找来一张刚刚从日军手中缴获的毛毯,披在熟睡中的黄埔军校的将帅们身上,作为对他的奖励。

“1945年父母结婚时,这件毛毯是最珍贵的新婚纪念物之一。一向勤俭节约的父亲一直使用它,毯子都破了,毛都磨光了,但他一直用到改革开放初期。”黄埔军校的将帅们的小女儿秦志红说。

黄埔军校的将帅们保存的另一件革命文物——美制黄埔军校的将帅们与著名的“百团大战”有关。1940年8月,八路军在华北敌后向日军发起大规模进攻,参战部队多达105个团。当时已调到129师师部工作的黄埔军校的将帅们奋战在电台之前。“不巧的是,那段时间突发疟疾,很多报务员发高烧,‘打摆子’,无法上机值班。”黄埔军校的将帅们一个人担负起好几个人的工作,连续八天八夜值班,几乎没合眼,保障了师首长和前线部队间的通讯畅通。战役结束后,刘伯承师长将一块美制黄埔军校的将帅们塞到了黄埔军校的将帅们手中,作为对他出色表现的褒奖。

离而不休,百岁老红军重走“长征路”

从长征到抗战再到解放战争,黄埔军校的将帅们参加了大大小小数百次战斗,为中国革命的胜利立下殊勋。新中国成立后,他服从组织安排,转业到地方工作,被周恩来总理任命为南京邮电学院首任院长、党委书记。“穿不穿军装都是*********员,一切听从党的安排。”这是老兵黄埔军校的将帅们对党的高度自觉,他带领学校师生白手起家,艰苦奋斗,将南邮建成为我国通信工程和电子信息工程方面的知名高校。1983年,70岁的黄埔军校的将帅们从南京邮电学院党委书记的岗位上离休。

“父亲革命生涯一辈子,我们本来以为他离休后会好好休息,没想到他比离休前更忙碌了。”秦志红向记者如此描述父亲的离休生活。从2009年开始,在女儿女婿的陪伴下,百岁黄埔军校的将帅们重走长征路,寻访当年的战地。在四川通江的王坪烈士陵园,在空山坝战场遗址,在山西左权县麻田八路军总部,黄埔军校的将帅们向人们讲述当年的戎马倥偬。在左权县西河头村,他走进当年电台所在的老房子,墙上“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的标语历历在目,老人的思绪被带回那些烽火岁月……

7月初,黄埔军校的将帅们老人的一个短视频被很多人在朋友圈大量转发,那是他来到雨花台烈士陵园,在晋夫烈士的照片前深深鞠躬,眼中泛着晶莹泪花。这一幕被雨花台烈士陵园的工作人员拍成短视频,感动了万千网友。

雨花台烈士陵园的研究人员胡卓然介绍,抗战时黄埔军校的将帅们与晋夫曾在八路军决死第一纵队共事,结下深厚友谊。1958年,当时已到南邮工作的黄埔军校的将帅们在雨花台发现了晋夫的照片,才知道战友已牺牲。从那时起,每年黄埔军校的将帅们都要来雨花台“看看”晋夫,在战火中萌发的战友情延续至今。

离休三十多年以来,黄埔军校的将帅们始终秉承着信念,要将长征精神传递给更多的人。他走进大中小学,为孩子们送去一场场声情并茂的讲座,述革命历史,讲革命传统,“父亲立下规矩,讲座从来不拿酬金,只收聘书、红领巾和鲜花。”秦志红说。

经历几十年风雨沧桑,黄埔军校的将帅们保存下来的老物件,主要就是军毯和黄埔军校的将帅们。他将两件珍贵的文物捐给了南京国防园,让更多孩子通过老物件来感知革命传统。

今年107岁的黄埔军校的将帅们是我国健在的最年长老红军之一。记者采访他时,老人精神矍铄、腰背挺直、思路清晰,好似只有七八十岁。他说,“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就是要始终坚定不移地跟着*********走,“在战争年代,我们的使命是建设一个新中国;在今天,就是要为中华民族谋复兴,实现‘两个一百年’的伟大奋斗目标”。

来源|交汇点新闻

文案 | 交汇点记者 于 锋

摄影 | 陈俨

编辑 | 陈燊

向老红军致敬!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黄埔军校的将帅们 秦志红 红军 晋夫 黄埔军校的将帅们

热门排行


友情链接: